化妝品小樣銷售成監管盲區?

原本作為樣品給消費者使用和體驗的化妝品試用裝,竟成為時下不少商家開展單獨銷售的一門生意。HARMAY話梅、THE COLORIST調色師等新興美妝集合店內,種類豐富、價格低廉的化妝品小樣吸引年輕人排起長龍。但不少消費者也心存疑慮:美妝店內多種多樣的小樣,究竟是不是正品?這麼多試用裝從哪裏來?

售賣名牌小樣成獨立生意

走進HARMAY話梅三里屯門店,一樓護膚及美妝小樣專區前,擠滿了正在精挑細選的消費者。SK-II、海藍之謎、蘭蔻、科顏氏……幾十種大牌化妝品的試用小樣擺在開放式貨架上,不時有人用手機比對網上同類商品的價格信息。

可試用與便攜性高,是年輕白領購買化妝品小樣的主要原因。“我是敏感肌,買上千元的正裝護膚品前都會買一兩隻試用裝。”在朝陽區工作的孫女士告訴記者,購買小樣使得自己的試錯成本大幅降低,“經常出差的話,帶小樣也比帶一堆瓶瓶罐罐方便得多。”

小樣的價格同樣極具吸引力。“原本近千元的面霜,只需幾十元就能體驗到。”在北京某高校就讀的褚同學表示,很多大學生經濟實力有限,更傾向於購買小樣。記者發現,“小樣熱”甚至促使淘寶上“擠小樣神器”熱賣,一家店鋪的月銷量接近5000件。不少淘寶店鋪也在暗地裏兜售小樣,但近兩年來線下美妝集合店裏集中售賣的小樣,明顯比線上店鋪更受追捧,不少消費者表示,對實體店小樣的品質更為放心。

大牌小樣來源難説清

化妝品小樣起初只是對於品牌消費者的一種饋贈。如今,小樣脱離母品牌,成為某些門店獨立銷售的生意,但這些市面上流通的小樣並非像官方贈品一樣來源清楚。

記者走訪了蘭蔻、海藍之謎、赫蓮娜等專櫃,銷售人員均表示,小樣只能免費提供,贈完即止。“專櫃對小樣有嚴格的數量控制,不可能大批量外流。但確實不排除有人違規二次售賣給代購。”蘭蔻專櫃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此前有員工私下扣留小樣變現,被歐萊雅集團發現後直接開除。

“業內的大宗貨源一般有兩種,一種是代購商向專櫃大批量採購正品後免費獲得一定比例的小樣配額,再以幾十元、幾百元不等的價格出售,專櫃為完成業績也樂於配合。二是大牌經銷商直接配給代理商,但國際品牌一般管得非常嚴。”在深圳從事美妝營銷多年的李倪介紹。

那HARMAY話梅門店中的大量小樣從何而來?對此,話梅有關負責人表示,門店出售的貨品,無論是正裝還是小容量產品,均由專業的採購團隊經正規渠道統一採買。店內的工作人員也表示,店內售賣的小樣和專櫃都有合作。但歐萊雅方面明確否認了授權一事:“集團多數產品會推出小樣裝,主要在銷售中作為贈品送給消費者。除小美盒以外,我司並未授權任何經銷商單獨售賣產品小樣。”

值得注意的是,1月28日,杭州嘉裏中心的美妝集合店Only Write被消費者舉報涉嫌“走私”。當地市場監管局聯繫海關部門協助調查,店內近3000件涉嫌走私化妝品被扣押,其中大部分為大牌化妝品小樣。

“非賣品”質量問題誰負責

記者注意到,在HARMAY話梅門店售賣的小樣包裝上均印有“非賣品”字樣,卻又單獨貼有價籤。對於這些原本屬於非賣品的商品定價標準,門店有關負責人迴應:“涉及商業核心模式暫無法透露。”

商家銷售小樣“非賣品”除涉嫌不當得利外,更重要的是貨源不明存在質量安全隱患。李倪透露,化妝品企業幾乎不會為小樣設立專門的生產線,原廠小樣都經常出現斷貨情況,小樣無論如何進貨,貨源肯定都不穩定,很難支撐起規模化銷售。

在各大電商平台上,名牌化妝品小樣同樣在以誘人的價格進行銷售,不少商家還特別標註“支持專櫃驗貨”。但記者走訪多家商場的專櫃獲悉,小樣屬於“非賣品”,專櫃均不提供鑑定服務。單獨購買小樣的消費者,一旦遭遇質量問題無法向品牌方投訴維權。

記者注意到,天貓平台新發布的《天貓樣品商品發佈規範》已正式生效,其明確要求商家須提供樣品的進貨憑證以供審核,但平台這一規定能否真正發揮對商家的約束力還有待觀察。線上線下熱銷的化妝品小樣,顯然還需要更為嚴厲的市場監管舉措。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蔘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蔘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友情鏈接

手機客户端
微信公眾號
微博
zaker南寧
X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20330032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5120170002

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署)網出證(桂)字第020號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編號:(桂)字第0230號

網警備案號:45010302000253

桂ICP備11003557 南寧新聞網版權所有

舉報電話:0771—5530647 郵箱:mail@nnnews.net